一位制图师的【自我救赎】

作者:Daniel Huffman, 翻译:陈春华

847x342-Salvation-Questions-.jpg

【译者注】我想每一个人都喜欢学习新东西新技能、喜欢读/听故事,阅读可以滋养我们的心灵,新的知识和技能可以让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更加美好。前段时间看到一个国外机构整理的“制图人员应关注的40个制图博客和网站”时,无意间发现了somethingaboutmaps网站,让我受益匪浅,找到了喜欢的资源,也读到了网站主人Daniel Huffman的故事,Daniel Huffman是一位自由职业制图师,也在UW–Madison大学里兼职教授制图入门课程,这是一篇关于自我救赎与心路历程的文章,写的非常真实、细腻、感人,是一篇能给我们带来启发的文章,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并为之努力,一定能有所作为,在此翻译推荐给大家,翻译如有不妥之处,请谅解指正。


让我告诉你我是如何被地图拯救的。

我以前曾经是一名化学师(药剂师)。我在我的家乡密歇根州卡拉马祖的一家mom & pop 药品实验室工作。从我十岁或十一岁的时候起,我就计划长大后做这项工作。为此我责怪Mr. Wizard先生——我喜欢看他在试管中用鲜艳的液体可以做那些看起来很神奇的事情。然而,我找到了儿时梦想的工作后,梦想却破灭了。没有魔法与神奇,只有日复一日的单调与乏味。工作很辛苦,压力很大,而且常常很乏味。我开始陷入沮丧与抑郁。每天回到家,总会感觉远比我工作的小时数来说更多的累,这是心累而不是身累。休息时间总是转瞬即逝,整个周末都在担心周一就要来临的事实,有时还在想能否再过一个星期。我感到自己不断被这种状态纠缠,即使得到喘息的机会也无法放松。

我决定走出来。

我原本打算在大学毕业后去读研究生的。我喜欢上学,并在那里取得了成功。继续下去似乎很自然。但是,在我最终设法获得足够的前进动力以重返学校之前,惯性使我留在了劳动力市场工作了大约三年。除了化学,我在学校的另一个爱好是历史。这里我不能怪Mr. Wizard 先生,但我会怪我的高中老师。我在卡拉马祖学院(Kalamazoo College)的学士学位同时涉及这两个学科。起初,我尝试申请研究生院学习古典历史,但以失败告终。不过,第二年我改变了研究方向,申请了科学系的历史。考虑到我的背景,这似乎是非常合理和明智的选择,威斯康星大学同意接收了我。于是2007年夏天我去了麦迪逊(威斯康星大学所在城市)。

和我一起来的是我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她是我在大学里认识的一个非常棒、非常聪明的女人,我非常爱她。我们在离校园约一英里的地方合租了一间小公寓,她找到了一份工作,我们开始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安顿下来。就是在这里,我的生活开始变得一团糟。

我完全不适应我的新研究生院的生活。我完全摸不着头脑,我的背景不足以满足这个研究项目的要求。我读研究生是因为我喜欢学校,而不是因为我对科学史特别感兴趣。只是表面看起来很有趣。另一方面,我的同学们似乎比我更早开始了这条路,并且他们在大学几年中付出了足够多的课外努力,以至当我们在麦迪逊开始学习时,他们的讨论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我迅速落伍,失去了信心。我现在意识到,尽管我可能拥有相关技能,但我缺乏读研最关键的激情和动机。我不想花整整一星期的时间读完400多页的书,因为最终目标根本不够吸引人,旅程也不是很有趣。

这是我伟大的“逃跑”计划。我的工作使我沮丧,我打算重返学校,这是我擅长的事情,我要享受获得更高学位,然后在学术界度过余生。随着这个逃跑计划的失败,我的沮丧情绪又回来了,而且更加强烈。

与此同时,我的女友在城里交了一群新朋友,并开始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和他们在一起。有时候她几天都不回家,甚至不和我交流。最后,她告诉我,那是因为她不喜欢在我沮丧的时候陪在我身边。她跟我越来越疏远,搬到她自己的房间里去了。她有时会在我们的公寓举办派对,把我介绍成她的“室友”,然后把我关在一个房间里,这样我就听不见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能看到我。然后她会离开几天,我得收拾残局。面对她对我日益恶化的态度,我通常没有足够的资金来维持下去。她的行为最终发展到我开始在网上查阅以确定我是否处于情感虐待关系的地步。这些对我的抑郁都没有帮助。

如果你从来没有沮丧过,我只能说它比听起来要糟糕得多,我想每个人的表现都有点不同。我会在床上呆上几个小时。我会避免做任何功课。连做任何家务或是做饭都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我总是感到无聊,但却无法鼓起勇气去做任何事情来减轻我的无聊,我也没有勇气去面对我落下的越来越多的作业。我陷入了困境,而且无能为力。

那段时间我做了很多地图;这是唯一能给我带来积极情绪的活动之一。事实上,在我搬到麦迪逊之前的几个月,我就已经开始了对制图的爱好。在我的记忆中,我喜欢看地图。过去我们全家旅行时,我就是领航员。我喜欢翻看地图集(册)来取乐。所以很自然地,我最终决定学习一下如何制作它们。我最初的努力之一是为维基百科做的一幅卡拉马祖河的地图:

kalamazoo_river_map.png

我对那张地图感到非常自豪。到现在仍然是,尽管我今天可以看到它有很多很多的缺陷。

搬到麦迪逊后,我一直保持着我新的制图爱好。它给了我一些创造性的事情去做,我已经知道,对我来说,创造性是保持积极的情绪状态的关键。当我的日子非常非常黑暗的时候,制作地图是我的生活之光。我可能跟我科学史的同事谈论我画的地图比跟我的研究生工作有关的都多。我没有构建任何特别有趣或有吸引力的东西。大多数情况下,我只是把人口普查数据放在一起,来回答一些无聊的好奇心。但我在做东西,这种感觉很好。还包括学习地理,这很有趣,也很新鲜。当然,这是一种逃避行为。我确实需要做一些重要的事情,花八个小时在地图上只是一种拖延的方式,但我需要逃避。我总是不能面对在我的制图避难所之外的生活。

我仍然被困在不合适自己的研究生项目中。我随波逐流,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有成为一名出色的化学师;也没有成功的成为一名科学历史学家。现在该做什么?我没有其他明显的选择,我考虑退学。但是有一天,我在科学史系的一个朋友指出,由于我非常喜欢地图,也许我可以去学校学习它们。而且,碰巧在威斯康星大学有一个一流的制图项目招收研究生。我在研究生院的第二个学期学习了制图学和GIS课程,同时申请转到制图专业。我发现我喜欢上这些新课程,每天起床去学校完成一些事情不再是件苦差事。我更有活力了。我觉得我有未来。不知怎么的,尽管我没有任何背景和训练,尽管我在科学史上的表现很差,尽管我的申请信上除了“我真的很喜欢地图”以外没有说什么,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地理学系还是录取了我,我开始了制图学和GIS的硕士课程。他们在我身上冒了险,我不能指望能报答他们。

我抛弃了所有我曾经想过要做的事情,盲目地跳入未知的世界。我放弃了我从小就计划的安全、清晰的道路。听起来很简单,但这可能是我一生中做过的最勇敢的事情。

我很快就在新项目中茁壮成长起来。我发现我找到了圈子并成为其中的一分子,这是我之前没有过的。我周围都是支持我的朋友和同事,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的意见在我设计的所有东西中都能看到。我有一个归属的地方,并且对未来充满热情。我走出了沮丧。我毅然结束了和我女朋友的关系,她现在已经一个人住了,但不愿意正式放手。我开始从过去的生活中走出来,进入我现在的新生活。我是一名制图师,也是一名大学教师(这是地理学系给我的另一个机会)。我爱我所做的。我从中汲取力量。我觉得我应该一直这样做,就像我为此而生。

我写这个故事是因为我想让人们理解地图对我的意义。地图学不仅仅是一种爱好,或者一份工作。它使我度过了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它帮助我克服了抑郁。它给了我重生和召唤。它给了我一个圈子,丰富了我的个人和专业知识。它把我从一种我宁愿不去思考的生活中拯救出来,一种我无法相信会如此充实的生活。

我很高兴我在2007年的一个冬天为维基百科做了一张糟糕的地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